欢迎来到必威体育手机版!

2009年高考状元杨仁荣“失联”9年后突然现身道出失联原因

  2009年高考状元杨仁荣“失联”9年后突然现身道出失联原因看着这位母亲伤心地流着眼泪,几乎是用乞求的口吻在呼唤着自己的儿子杨仁荣。

  当年,杨仁荣在父母的支持下,以理科状元的身份考到北京一所名校,本该有大好前途。

  可毕业之后,他非但没尽孝道,竟然还玩起了“失联”,整整9年时间都没有跟家中联系,简直枉为人子!

  就在此事在社会上闹得沸沸扬扬时,没多久,杨仁荣竟然自己出现,向记者透露出了失踪的真正原因,着实让人唏嘘!

  仔细看了一眼号码,杨崇生发现了不对劲,这跟儿子杨仁荣之前的号码不一样,难道他换号了吗?

  想了一会儿之后,他又重新打了过去,这回接通电话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对方只说了一句“杨仁荣不在这里”就给挂了。

  杨崇生觉得有些不对劲,接着又连续打过去了几通电话,结果这下直接没人接了。

  出于担心,两人当天晚上就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准备去儿子住的出租屋里看看,没想到噩耗接二连三。

  因为不相信儿子会这么不明不白的消失,杨崇生和吴细女开始不辞辛苦地到处奔波寻找。

  可是,找的地方越多,他们就越发现,儿子好像并没有受到伤害,至少还活着,只是他并不愿意露面。

  她仍然记得,在2003年的夏天,儿子杨仁荣高高兴兴地拿着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来给自己报喜。

  看到上面的那几个大字时,吴细女激动得都快要哭了,因为培养出这样一个大学生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结果女儿在3岁那年夭折了,他们心痛之余,就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儿子杨仁荣身上。

  当时为了庆祝这一大喜事,吴细女和丈夫杨崇生还特意请邻里乡亲来吃席,分享自己的喜悦。

  他们期盼着儿子杨仁荣能光宗耀祖,将来找到好工作,既能养活自己,也可以帮衬家里。

  所以,在儿子即将毕业,提出还想要继续考取北京大学的研究生时,杨崇生毫不犹豫地就给他打过去了5000块,同时还叮嘱他好好一定要好好备考。

  可是,谁也没想到的是,才刚过了几个月的时间,杨仁荣的状态就开始出现了异常。

  结果侄子打听完了回来,却告知了他一个无比震惊的消息:杨仁荣根本没有考研,也没有去参加工作。

  杨崇生发觉事情不对劲,就告诉了妻子,吴细女担心儿子会误入歧途,趁着有时间单独坐火车去了一趟北京。

  在出租屋里,吴细女见到了面容消瘦的儿子,她觉得很心疼,刚准备关心儿子几句,结果眼睛一瞟,就看到了一张证书。

  “我已经是成年人了,不需要你们管教!”杨仁荣立即夺过肄业证,转头就不说话了。

  10月初,杨崇生开始接连不断地接到银行打来的电话,对方告知他杨仁荣近段时间在跟银行借钱,总共有3万块,一直都还没还。

  杨崇生拜托自己的侄子,先帮儿子还掉了所有债务,接着又亲自找到北京,想要劝儿子好好找份工作。

  看儿子像是已经听进去了,还点头答应自己一定会安生找工作赚钱,杨崇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临走之前,他看着儿子的脸,再次语重心长地告诉他:“如果你想我们好,就去参加工作;如果你想我们死……”

  虽说儿子做了很多叛逆的事,但做父母的终究是无法记恨他,只希望他能安然无恙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就行。

  他们拿着地图走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用生硬的普通话跟当地人交流,几乎是风雨无阻。

  每次通过儿子使用身份证的地点,他们就会跑过去蹲守,可惜,每次都没能找到人。

  杨崇生和吴细女最近一次得到儿子的消息是在2017年4月,那时杨仁荣的身份信息显示,他买了从北京到西安的火车票,之后就再也没回过北京。

  吴细女是极其罕见珍贵的熊猫血,医院的血库储备的并不足,所以手术就没法开始。

  一边是找孩子的事情,一边是妻子的病情,杨崇生愁的白头发都长得比以往更快。

  之后两人就去了另一家医院治疗,医生告诉吴细女,她患上的是子宫梭形细胞恶性肿瘤,就算是通过手术暂时治好了,往后也随时会有复发的可能。

  听到这个噩耗,吴细女有些绝望,上天为什么要让她遭遇这样的事情?她的儿子还没找到。

  思来想去之后,吴细女哭着告诉丈夫杨崇生:“我不想治了,儿子都见不到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他们纷纷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发布文章,还请杨崇生和吴细女出面录制视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帮忙转发,让杨仁荣能够看到。

  有些觉得他太不负责任,辜负了父母的期望,有些则是猜测他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就在吴细女寻子的消息铺天盖地的传播到各处时,2018年9月4日,杨仁荣终于有消息了。

  对面的杨仁荣却哽咽着说不出话,只是一味地道歉:“爸、妈,我对不起你们,我在外面过得不好,没脸去见你们啊!”

  原来,杨仁荣是看到了网上的视频和消息,才下决心给家里打电话的,只不过这次他只是透露自己在西安上班,其他的就没再多说。

  几天之后,杨崇生和吴细女在记者的陪伴下来到了机场,而看到儿子出来的那一刻,他们再也没能忍住,哭着拥抱在了一起。

  至于杨仁荣,也带着满心的愧疚,把当初离开的原因以及这些年的作为说了出来。

  原来,早在上学时期,杨仁荣就一直很喜欢学习物理,他还有过要当物理学家的梦想。

  可是在考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之后,他就在家人的建议下,选择了飞行器环境与生命保障专业。

  初期杨仁荣还带着一点兴趣,可是一看到要学的工程热力学、飞机座舱参数控制、人机功效学等课程之后,他就越来越觉得又难又枯燥。

  大一的时候杨仁荣在一众同学中并没有什么亮眼的表现,而且因为性格内向,他还经常独来独往,看起来不太合群。

  杨仁荣想用这样的方式来逃避自己不喜欢的专业,可结果就是考试频频挂科,最后连个毕业证都没混到,反而拿了一张“肄业证”。

  从一个人人羡慕的理科状元,沦落到这样的境地,连找工作都成了问题,杨仁荣心里产生了极大的落差感。

  他的傲气和棱角逐渐被磨平,自尊心也受到了打击,没钱的时候,他就借银行的钱,最后还得让父母帮忙还。

  可没有一张拿得出手的毕业证,他从事的也都是服务生、推销员之类的工作,挣的钱勉强能维持自己的基本生活。

  和父母短暂团聚之后,杨仁荣再次离开家去往了重庆,他始终认为社会才是最好的大学,比北大清华厉害,所以趁着还年轻,他还是要去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