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必威体育手机版!

老田上岸记

  老田上岸记春分时节,重庆市武隆区浩口苗族仡佬族乡何家村下坝组水井湾,田间地头随处可见村民春耕春播的忙碌身影,翻土、提埂、育苗......而51岁的村民田书吉作为家庭的主要劳动力却很少做自家地里的农活,忙碌的妻子向素琼不但没有半点埋怨,反而很支持他。“他现在的工作比下地干活重要得多呢。”向素琼的话里还带着一份自豪。

  老田所在的下坝组虽离浩口乡场镇较远,但风景秀丽,在峡谷之上,土地成块,被乡里人称为“世外桃源”。

  靠山,老田拥有耕地,可种植传统的“三大坨”(红苕、洋芋、包谷),够一家人糊口。靠水,老田一家在珠子溪畔,因溪水清澈见底、水质好,珠子溪里有鲶鱼、黄辣丁、翘壳等近10种鱼类,被称为“聚宝盆”。 老田从20岁起,就靠着珠子溪打渔为生,成了渔民。

  “基本上每天都有点儿收获,多少不定。”老田坦言,靠打渔,那个时候,平均每天能有200元左右的收入。

  虽然不是典型性的“全职”渔民,但老田靠水的打渔收入相比只够管饱的耕地来说,算一家人的主要经济来源,能为这个家带来盈余。

  依靠珠子溪,老田撑起了这个6口之家,买了一辆摩托车,买了2条渔船,还计划着在珠子溪上打一辈子鱼。

  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导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战略布局,“长江十年禁捕”成为了关键词。

  那段时间,从电视新闻里、从乡农业服务中心主任刘金胜三番五次的宣传中,做了30年渔民的老田明白了禁捕的重要性:“鱼确实越打越少,现在禁捕是为了恢复生态,是为了子孙后代年年有鱼。”

  老田也清楚意识到:全区的天然水域乌江、芙蓉江、大溪河及其支流都要实行禁捕,而珠子溪是芙蓉江的支流,将汇入长江,换句话讲,珠子溪就是长江的支流,也要实行十年禁捕。“自己也必须交船上岸,告别熟悉的水上生活。”面对着充满不确定的未来,突然“失业”的老田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愁上心头,“不打渔怎么挣钱呢?”

  为积极把“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要求落到实处,有效恢复水生生物资源,有力促进水域生态环境修复,2020年11月,区里通过多方调研、实地走访、征求代表意见,结合实际制定了《武隆区渔业船舶禁捕和渔民退捕转产工作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

  “禁捕是为了让鱼更好生存,同时,更要考虑退捕渔民的生存。”区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长向庆深有感触地说,全区天然水域的320位渔民,按照要求都交船、交证上岸。这320位渔民背后就是320个家庭,他们要是没有生计,肯定会带来一定的社会问题。

  “《方案》明确提出三个原则,其中第二个原则就是坚持以人为本,保障渔民权益。”向庆解释道,这一原则要求积极稳妥引导退捕渔民转岗就业创业,有效保障就业困难渔民基本生计,确保渔民退得出、稳得住、能小康。

  老田是三百二十分之一,积极配合上交了两条打渔船和捕捞相关的证件。结合《方案》的相关政策,老田领到21万转产补贴,还购买了养老保险。

  虽然补贴一次性到位,但上岸后突然闲下来的老田从未想过坐吃山空,一直在思考其他营生。虽然参加过几次区内举办的招聘会,但都没找到合适的工作。熟人介绍出远门打工,但考虑家里有耄耋老人,“孝”字当先的老田委婉谢绝了。

  外出还是留下?刘金胜的一个电话,不仅给老田吃了颗“定心丸”,也让老田多日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原来,按照全区统一要求,浩口乡要招聘1名护渔人员管护珠子溪,老田是不二人选。

  2021年11月,经过培训,老田穿上了绿色的护渔人员马甲正式上岗,成为了全区30名护渔人员之一。

  “我主要负责做好珠子溪白叉滩这一带的日常禁渔巡查并做好当日巡查记录,一旦发现有钓鱼、电鱼行为要及时阻止并上报情况。”再上岗的老田倍加珍惜这份既能保护珠子溪又能顾家的工作,把自己的工作职责背得滚瓜烂熟。

  从老田家门口到珠子溪,有一条相对较近的路,是钓鱼者最爱走的近道,也是老田每天工作的必经之路。

  由于珠子溪是黑叶猴自然保护区,不允许一切开发建设,包括这条路。因此老田每天要走的这条路不是泥泞路,而是原生态乱石路,有些地方还需要手脚并用才能通过。

  “从村里下到溪边需20多分钟,返回时从溪边上山至少40分钟。”跟随着老田的脚步,记者也走了一趟护渔巡查路。老田边走边告诉记者他摸索出的经验:早上7点过就有人喜欢钓早鱼,晚上5点左右又有人喜欢钓夜鱼,所以自己每天早上6点过就下河开始巡查,中午回来吃饭后,下午4点过又要下河再巡查一次,每天巡查2次,来回最少走4公里山路。

  “你们放周末,我还要忙些。”老田解释道,周末通常有人邀约朋友来,自己巡查的路线就拉得更长,“有两次看见有人正在准备拿鱼竿,还没开始钓,就被‘撵’走了。”

  “他负责得很,每天都去巡查,风雨无阻。”提到老田现在的工作,下坝组小组长丁道兵一个劲地点赞,“这条路禁止一切车辆驶入,因此一旦看到有车辆进入下坝,老田就会像查户口一样上前询问车辆情况:来自哪里?来干什么?一旦发现是来钓鱼的,不管是谁,一律不准。

  “他现在是拿月薪制、有‘身份’的人,认真工作那是本分。”妻子向素琼在老田的影响下,也明白了禁捕的重要性,很支持老田的工作,经常叮嘱他既要注意自身安全,更要把工作干好。

  “自从护渔人员开展日常护渔巡查起,珠子溪这一段没有发生一起禁渔期违法捕捞现象。”浩口乡党委副书记陈大志说,护渔巡查工作是关系到子孙后代的大事,筑牢禁渔防线任重道远。

  在老田的巡查路上,记者发现路边有新挖的地洞,老田解释说,这是正在安装监控摄像头、拉电线立电杆所需要的。

  向庆告诉记者,全区天然水域将实现监控摄像头全覆盖,共35个,其中珠子溪安装2个摄像头,4月底前可全部开通。“届时,每个护渔员都可在手机终端上直接查看水域的监控情况,发现违法捕鱼行为可第一时间到现场处置。”

  “每个监控摄像头都是护渔人员的‘千里眼’,相信有了科技的支撑,以后的护渔巡河工作将做得更好。”老田表示,上岸后的日子更充实、更有意义,“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现在保护好生态,我们的日子会更有盼头。”